The art of communication

Last week I had a chance to attend a communication course. To be honest, I have attended my share of these types of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courses, and the results have been mixed at best. However, this one is different. Very different.

舊情人

最近比較多時間一個人在家。 香港酒吧提供的酒類不多,水平也普通,特別是我喜歡的雞尾酒,就算付了天價,得到的也是非常一般的貨色。所以通常在外面跟朋友都是喝啤酒就算了。可是啤酒喝多了,在家就不想多喝(對,是很肥的)。最多就是下午無聊,跑去買點燒肉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到便利店買兩瓶藍妹啤酒來喝喝。燒肉跟藍妹,絕對是一流的搭配!可是在大部份情況下,愛喝酒的我還是甚少一個人在家喝。 

我們的好朋友 (上)

雖然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已經算是非常便捷而且環境清潔,可是還是沒有多少人會喜歡在繁忙時段裡,跟幾百人“黏”在一起,即使只是短短幾十分鐘。只要人多,身體碰撞是難免的,可是即使脾氣再好,一早就被別人從後面一直推你向前,而你前面又不是美女,通常都只是那些有體臭且穿著有“發霉”味衣服的宅男,不然就是剛抽完好幾根煙的大叔,我敢說,正常人都會受不了。

有天跟一群老朋友聚餐,其中一位好友分享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話說他那天正常下班回家。一到家,跟他關係非常好的老婆就衝過去,鬧著要跟他對質。我朋友平生不做虧心事,不慌不忙地問他老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老婆就拿出一條內褲(沒錯,是一條小女生的性感內褲,也沒錯,你也猜對了,那條內褲不是他老婆的!),問我朋友,“到底為什麼這條女生內褲會在我衣櫥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