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在乎

我基本上有童年回憶的,都會有教會的片段。 我甚至乎差點想做全職傳教士。 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慢慢跟教會,跟基督教,越走越遠。不是想通了什麼,也不是反對什麼,反正慢慢疏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