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最我的說話

一個很常見的話題 – 我會給二十年前的我什麼人生建議? 其實答案很簡單, 說什麼都沒用,因為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會聽進去。特別是不會聽一個用二十年前的角度講事情的人。

開開心心

前幾天在臉書看到朋友分享以下這張圖: 除了再次體會中文的深奧,最吸引我的是‘開心’。

在家千日好

過去幾年,一直聽到身邊的朋友討論希望搬到另外一個地方生活。 原因不外乎兩個,小孩教育、香港房價,可是講的多,做的少。為什麼?原因也不外乎幾個,怕其他地方沒工作機會,文化有差異,還有最重要的,會沒有那個任勞任怨的工人姐姐。說白了,一般香港家庭,沒工人姐姐已經是不能運作了,可以說是家不成家。

最佳拍檔

我不是很喜歡足球,可是也逃不了昨晚歐冠杯的討論。 聽說那個守門員害了他的球隊輸了一場可能二十年才有一次機會的球賽。

休息 寫作 再寫作

這禮拜是“合作寫馬拉松”的第二次啟航。 新夥伴提議寫“媽媽”,本來是一個很好的題目,又剛好接近母親節,理論上應該是很好寫的。 可是我想了一個禮拜,什麼都想不到,更不要說開始寫。 (不要誤會,我跟我媽媽感情很好,她也非常健在,可是就是想不到什麼事情!)

AI is here?

What broke the Internet today, well at least my Internet, was the Google AI assistant making a restaurant and hair salon appointment. As I read through my friends’ reactions on social media, I can’t help but wonder, what does this really me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