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問

我老婆常常會問我,“為什麼你這麼愛唸書啦?” 我每次回答都是,“我沒有啊”。 然後我老婆只會給我一個不想再聊下去的眼神。

檢討

怎麼說也是一個decade的最後一個月,是時候自我檢討一下。自我檢討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為不只是要問自己怎麼看自己,而是要想自己如何想/看/想看到別人如何想/看/想看到自己(一直如此類推)。就好像前幾天我在照鏡子的時候突然發現,神經啊,我老婆原來是要天天看著我這個長相的人(好了,先不要討論其他個性的問題等等)– note 1。

Milton Friedman and our world now

Recently I have stumbled upon some YouTube videos on Milton Friedman, a famous American economist who received a Nobel prize on economics. Generally, I don’t put too much weight on Nobel prizes because I believe it’s a highly convoluted system with a lot of inside dealings (especially peace prizes). But Professor Friedman is truly different.…

時代革命

發生了好幾個月的“反送中”活動,到了今天,已經從一開始的反送中條例,到五大訴求(雖然應該蠻多人說不出是什麼),再到時代革命,甚至乎有一些人把它跟最敏感的港獨議題拉在一起。 我也有我的想法,可是我覺得想法是不值錢,不重要的。重要是到底自己的想法有沒有演變,有沒有進步,不然這個想法也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行為。 要有進步,也不是天天自己去想就有,而是需要有適當的腦袋衝擊。 最近終於有了。

秩序

去年在台灣買了一台車,常常帶家人開車到處玩,非常過癮! 同時也發現,台灣交通真的很亂,很沒秩序。機車儘管載了一家大小也會亂閃,小路出大路大部份車都不會讓,覺得慢慢開在旁邊就好。在台灣開車,真的會體會到什麼是第四度空間(三台車開在兩條線上)。 這件事讓我思考到,什麼是秩序?

爭取

2013年,新一代香港人第一次看到比較嚴重的警民衝突。 2019年,我們這次又學到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