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

怎麼說也是一個decade的最後一個月,是時候自我檢討一下。自我檢討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為不只是要問自己怎麼看自己,而是要想自己如何想/看/想看到別人如何想/看/想看到自己(一直如此類推)。就好像前幾天我在照鏡子的時候突然發現,神經啊,我老婆原來是要天天看著我這個長相的人(好了,先不要討論其他個性的問題等等)– note 1

今年除了幫忙一些新創和自己朋友分析一些他們的“問題”以外(特別為朋友,我超愛的),我也在忙其他有趣的個案。第一,我在幫我第一家投資的新創解決他們的財務問題。是真的,這種天使投資,有時候真的搞不清楚到底自己應該扮演什麼身份。第二,也是我個性問題吧,應邀參加一個美國慈善基金的董事(要我常飛我最討厭/怕的美國),還有這個不是那種指指點點的角色,而是從第一天投入把整個基金的定位與目標設定。第三,我“又”當了一家小型公司的獨立董事,可是還沒正式上任,只是幫他做了一份公司治理報告以後,剛好就有公司想收購他,所以我這個假董事就馬上變成他的談判專家。第四,開始接觸一些在台灣可以合作的夥伴,討論一些合資/合作的個案。最後,也是我最怕的,就是剛好有機會接觸到兩家台灣企業有興趣討論如何“創新”,希望我提供意見如何處理。

把一個“問題”(more a question than a problem),系統化的整理,再花(很多)時間聆聽,到最後提出建議,慢慢幫當事人“洗腦”是我最愛做的事情。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前在事務所當會計師的時候。可能也是因為審計跟諮詢的背景吧,我花最多時間做的(主要是我最喜歡做),就是搞清楚到底那個傢伙要什麼!

因為我一直相信,目標清楚最重要,因為有了目標,如何達到“只是”手段與執行。

最近發現我可能用了幾十年的方法其實是錯的。

第一,就好像我上面舉的例子一樣,他們找我的原因,就是不知道他們自己要什麼。我一直把這個問題拿出來討論,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除非我已經有了他絕對的信任,不然這樣做只會讓別人好不自在。最重要的是,這樣是不能建立關係的。沒關係,沒信任,什麼都是沒用的。

所以應該怎麼辦?問題到底在哪裡?(對,我習慣又來了)

我想到一個比喻。

比方說有一個200公斤的人問我,謝展平(原諒我故意用我的筆名來製造情境),到底我應該怎麼做?

如果我還問,到底你想怎樣,這個是白癡的問題。

就是減肥啊,不然呢?為什麼要減肥?這還要問?要減到幾公斤?先減50再說吧!

我發現,其實很多時候不只是那個人在逃避房間裡面的大象,可能我也是。

新創什麼價錢才願意被投資/收購,有什麼好問,就是越多越好。只是大家雖然都知道好東西才值錢,可是要面對自己是不是好東西是另外一種學問。

新夥伴想知道合資公司的定位,有什麼好問,就是要什麼都不做又有沒風險卻賺大錢啊。只是大家都不想說原來還沒準備好付出。

一家新創,一家大企業,想了解發展方向,有什麼好問,就是要解決值得解決的問題啊。只是大家都有選擇困難症,因為主要是沒有一個市場是有深入了解。

一個人,一家公司,想做一件從來沒做過的事,或者是想改變現在個人/公司的問題,有什麼好問,就是嘗試啊。只是如果本來就願意嘗試,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問題。

我發現,這樣問問題,只會太快讓大家覺得自己是不是想不到手段的人,或者是不能執行的人。這種結果,一點好處都沒有。

所以我以後還是要用這個方法去幫忙別人(或是自己)解決問題嗎?答案可能是,問還是要問,可是應該問一個,別人是可以給自己一個可以幫忙那個人解決問題的答案。可能就好像看鏡子一樣,不要老是覺得自己在看自己,多想一下別人看到自己會怎麼樣!

note 1: 老婆感謝你,愛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