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革命

發生了好幾個月的“反送中”活動,到了今天,已經從一開始的反送中條例,到五大訴求(雖然應該蠻多人說不出是什麼),再到時代革命,甚至乎有一些人把它跟最敏感的港獨議題拉在一起。

我也有我的想法,可是我覺得想法是不值錢,不重要的。重要是到底自己的想法有沒有演變,有沒有進步,不然這個想法也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行為。

要有進步,也不是天天自己去想就有,而是需要有適當的腦袋衝擊。

最近終於有了。

前幾個禮拜,一位我很敬佩的前輩做了一件我覺得很勇敢的事。他在我們扶輪社分享他對這件事的看法。我社是不碰政治議題,大家也非常成熟,可是如果這樣就假設每個人對這件事的看法是一致也就太單純了。所以他敢跳出來講,已經很厲害,當然,內容也絕不失望。

直到昨天晚上,他居然也去中大跟大學生分享他的想法,這種膽大心細的行為,真的讓我五體投地。

以下嘗試簡單描述他的想法,他主要是用扶輪社四大考驗做基礎。我也試試加上我的愚見。

扶輪社四大考驗是:

我們所想、所說、所做的事應先捫心自問:

OF THE THINGS WE THINK, SAY OR DO:

一、是否一切屬於真實?

IS IT THE TRUTH?

二、是否各方得到公平?

IS IT FAIR TO ALL CONCERNED?

三、能否促進親善友誼?

WILL IT BUILD GOODWILL AND BETTER FRIENDSHIPS?

四、能否兼顧彼此利益?

WILL IT BE BENEFICIAL TO ALL CONCERNED?
一、是否一切屬於真實?

他提到真實的重要性。當然,誰都會認同,誰會想自己是錯的?可是真實是不會自己會“送上門”的,而是需要花力氣,花時間,花智慧去爭取的。他提到他會看很多報紙,幾乎什麼種類,什麼“幫派”都在看。他的智慧在於沒有說他知道的就是真實,反而他是讓學生了解真實是可以如何達到的。他也提到找尋真實就是要make judgement,也順帶提醒我們要對我們judgement負責。最後,他提到他有這個“求真”的心才可以讓他心靈釋放,也讓他看清楚身邊的朋友。

剛好這個禮拜我在念新碩士課程,裡面也提到找尋真實的重要性,一個叫TRAAP的方法論。Timeframe, Relevance, Authority, Accuracy, Purpose。 Timeframe 當然重要,太久的東西沒用,可是我覺得有趣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這個時間才出現這份資料?Relevance我覺得不是單純說那份資料,而是要想,作者寫的時候,他的觀眾是誰?是你嗎?如果是你,為什麼是你?你在什麼渠道拿到?Authority,相信專家當然重要,可是在很多大情大理的事,到底誰真的是專家?講者也提到,有一些他很敬仰的人,在這次也受到影響而也會發出一些奇怪的信息。Accuracy在現今科技、現今媒體,真的是很難。可是也就是難,我們的態度不是去懶惰,而是更用功。Purpose我覺得是最有趣的,我們看文章的時候,要去想一下作者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他的用心是什麼,他有什麼bias(每個人都有bias),而這個bias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二、是否各方得到公平?

他用汽油彈做例子,有人做這件事,應該拘捕他,然後用公平的法律程序去判斷他的責任。這才是對社會公平,甚至乎是對犯事的人公平!而不是立即濫用暴力去對付他。他也提到,到了法庭,如果真的覺得犯人有其他原因值得考慮(好像年紀輕),現有法律是有給予法官適當權利去做判斷的。這樣才是對整個社會的公平。他更提到他會用這次去學習以後怎麼幫助香港,怎麼幫助國家,怎麼幫助他自己的家庭。最深刻的是,他提到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很多苦難,所以我們不能白白吃苦,要好好學習,這樣人生才有意義。

當然法律不外乎人情,我住了台灣這麼久,也了解情、理、法的重要性。可是我也相信在法理情是需要有先後次序的。有犯事,應該是先用我們了解的法律程序去執行,其他道理和人情可以跟著處理。說真的,要特赦也需要特赦有罪的人吧?沒罪有哪裡來特赦呢?這是最基本的邏輯,不是立場問題。
三、能否促進親善友誼?

這個應該是最清楚的。街上活動最受注目,可是背後破壞了更多的是很多家庭,朋友的長遠的友誼、親情。他提到角度不一樣不代表一定需有誰是錯的。他用他自己家裡做例子,立場就是很不一樣,他也盡力讓大家意見可以表達,可是卻不能破壞大家的感情,要學習包容。他提到他對這件事的堅持,堅持維持家庭關係的重要性。

說真的,為什麼我們跟家人,跟好朋友吵架,可以很快和好如初(假如本來關係真的是好的)。因為我們有共同目標,這個可能是家庭,可能有友誼。我們可以有政見不一樣,我們可以吵架,可是如果沒用一個核心是為香港好,其實大家根本就沒有原因去和好。好像台灣,不管大家對政黨有什麼看法,整體來說,台灣人還是很愛台灣的。就算是那些海外長大的ABC,也有很多回台工作貢獻。可是這就是我最擔心的。我很擔心香港,從殖民地,到移民潮,到往大陸與海外工作發展的高峰期演變到今天的金融海嘯2008年後的香港,香港人最最沒有的,就是對香港的歸屬感,對香港擁有同一樣的期望。
四、能否兼顧彼此利益?

他提到利益跟自私不一樣。每件事都會對每個人產出一些效果。好像他這次的分享,就是希望大家和他自己都有學習。他用破壞地鐵做例子,這個很明顯就是沒有兼顧彼此利益。他自己也對地鐵一些行為不滿,可是破壞地鐵最多只能說是洩憤,實在是沒有對自己,對地鐵,對大眾有利益。反過來,他覺得和平上街遊行不一樣。這種行為可以為整個香港得益,可以讓政府更了解現在香港人的想法。

最後他提到有幾件事香港是需要重建的。重新建立互信,互愛和互相尊重。可是最精闢的是,他提到要做到這件事,是需要先自我相信,自我尊重和自愛。這又再一次帶到他一開始的信息,就是凡事從自己開始。他也提到以後社會是越來越平等的,老師同學一樣,君臣一樣,好朋友一樣。反而不一樣是我們需要聚焦在真的有需要的社群(他用他在捷運讓位置給快遞工作的人做例子)。可能這才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革命。

這麼有均衡的看法,卻沒逃避主要議題,我真的需要多學習。

(對了,我沒有用最近流行的黑色港區旗,因為它也過不了四大考驗)

2 thoughts on “時代革命

  1. 以上是建基於理性思考,遺憾是理性這件事好似已在香港短暫消失。假如有人為了個人利益而做出傷害社會的事,我尚可明白,但那些被人利用,什至頭腦不清的人,今次事件令我無言以對。
    God bless HK

    Liked by 1 per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