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 齊家 治國 平天下

最近我跟同事常提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概念,特別應用在職場上。今天試試把內容整理一下。

還沒開始討論每一個階段之前,首先要說明前後順序的重要性。修身沒做到,根本不可能齊家,更不用想什麼治國平天下。可是難處在於,我們越沒修身,越對自己沒要求,越沒修養,我們越會覺得自己可以齊家治國平天下,特別是“評”天下。網上的酸民就是評天下專家,因為他們沒有國,沒有家,更沒有自己。這就是無知,就是井底之蛙。當然,沒有青蛙會覺得自己是住在井裡面的(或是那個井有什麼問題)。

修身

在職場上,修身最單純的理解就是把自己增值,讓自己進步,把自己事情做好。可是這樣是不夠的。越低水平的人,他們的瓶頸就是自己的眼界。水平越低(或是開始成長)的人,他們只會看到自己,看到身邊的事與物就是不夠多,怎麼看也就是他現在的水準。所以他們都愛跟自己身旁的人比較,覺得“我沒比他們差”就是勝利。比差的個性很普遍,好像他們都愛說,“其他同事也是這樣啊”, “我已經比他們好了”,“你看,XXX比我更愛(一些壞習慣)”。同時,他們也愛花大部份時間說自己已經做了什麼,不會說自己還可以做什麼(或是愛說不做)。

修身的境界,就是要把自己到最後要“平天下”的天下來給自己一個標準,一個水平,一個眼界。“自己”本來就是一個不停超越的臨時目標。可是要看透這件事絕對不容易。

修身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必須要控制自己情緒,不要讓自己的情緒不穩定變成別人的功課,別人的負擔。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緒,我們的壓力,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體會這件事的人,比方說覺得比自己高層的主管都沒什麼壓力,就是之前說的眼界淺。人生好,事業好,一定有高高低低,有能力抗壓而不影響別人,不只是一種罕有的能力,更是一種修養。千萬不要覺得掛著笑容上班的人就是看得開,事情其實可能沒有你想的那種單純,那麼低層次。

齊家

在職場上,所謂的家,就是同事,就是部門,就是team。第一,要齊家不一定需要一個title。當然,職位高,權力大,責任高,自然影響力會有不一樣。可是這是層次的問題,不是核心的改變。有能力正面影響身邊的人,我從來沒看過是變成高層才有的,他們永遠是一開始就有這個本事。沒錯,這個世界是蠻實在的,大部份人的能力就是不高,還有第一天出職場就已經很容易看到。

所以應該怎麼齊家呢?“齊”就是需要一致,一致可以理解為大家有同樣的目標,同樣的方向。我們要知道,不多人是可以真的很理解一家的目標(特別是大公司)。可是目標,方向都有長有短。有能力的人會用完成短期目標來理解長遠的方向。沒能力的人愛問方向在那裡。因為這樣就可以解釋到他現在沒有做出成果的原因。這個世界看清楚之後就了解,事情永遠是做出來的,不是想出來的。有“對”的人/團隊,什麼都可以做到做好。

另外重要的是,齊就是盡量讓團隊有一致的能力,就是所謂的標準KPI之類的話題。一家公司的成就就是每位員工努力出來的整體成果。所以員工水平不夠,沒進步,公司早晚會倒的。可是看一個人能力是要分兩個角度去看。一個是最低水準(floor),一個是做高水平(ceilling)。當然,floor跟ceiling都很高的人每家公司都要,可是這種人不多,也不會多管,所以不用多說 (floor跟ceiling都低也一樣不用多說)。有一些人,floor高可是ceiling有限(或不清楚),這些員工是一家發展中公司最需要的。一家新公司,每天碰到的問題多多,大中小主管必須要知道自己團隊最基本,最可靠可以產出是什麼。這樣公司才有機會活下去。另外,有一些人有高的ceiling,可是floor低。這些通常是integrity有問題的人。他們想法通常很大,可是碰到小誘惑就會做錯判斷,做出一些對自己對公司都有負面影響的事。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用人要疑,疑人要用”,因為不然公司不會變大。同時,這個也就是主管的工作的一部分,處理這種定時炸彈。這個世界沒風險的事一般都沒太大意義。

治國

國不一定指自己公司,也可以是整個行業,甚至乎真的一個國家。真的做過管理層的人知道,越做到高層,實則可以影響的事情其實沒有很多中下層同事想像那麼多。高處不勝寒。為什麼需要修身齊家才會治國?因為真的要治國,就是要權衡,就是看到其他人修身齊家的需要,領導一群不會太一致的人,一起走去一個新的未來,新的風險。作為這個身分,一定會知道“計畫永遠趕不上計畫”,可是他認知中下層最需要的就是穩定。我們知道念小學的時候(起碼我那個年代啦),你如果把那本課本看完看懂,你就是100分。到了大學,因為課本多,考試方法廣,還有教授主觀的判斷,拿100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一個人多努力。出來這個社會,變數更多,事情就更不一樣了。所以很多小時候唸書厲害的人,以後出來社會都有不少的掙扎,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不是每件事都有標準答案,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不能每件事都可以控制。

也就是因為每個人都是一個不好控制的個體,要治國,就是要知道要怎麼影響他們的思維,他們的行為。這個時候,價值觀很重要。另外,學會體諒,學會成全,學會每個人的宇宙中心都是自己,學會自己能力的極限,這些就變成一個境界,一種火候。

平天下?做到前面三個部分,平天下就已經是一個結果了。因為那個天下,其實好可能就是自己內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