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什麼差別?

自從參與Taiwan Startup Stadium (TSS) 的工作以後,一直以來都有人問我,你們家跟其他政府計畫有什麼差別,有什麼優勢?特別在Taiwan Tech Arena (TTA)的出現以後,我更多被問到的是,我們跟TTA有什麼差別?

我相信在台灣政府大力推動新創的方向下,以後只會有更多好的新創計畫出現,好像Taiwan Startup Terrace,所以我就試試在這裡解釋一下。更重要的是,一起學習如何在一般事物上作出有效的比較。

在台灣協助新創的“計畫”,沒幾百都一定有好幾十。實在非常多,非常好。因為新創跟創新是一件全世界政府都不能輕視的事情。可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只是被TTA聯想在一起?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名字像(我們是在2014年取的),也證明了the power of association。用籃球來做個比喻,如果一個白人新人投球厲害,很多人就會說他們新的Larry Bird(傳奇球員,是白人)。膚色在這裡就是一個association,跟我們的名字一樣。

可是要搞清楚差別前,其實最務實的方法是先了解共同點。

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去想,我們除了名字像,根本沒東西像。

TTA有龐大的預算,我們沒有。

TTA有space,我們沒有。

TTA主要拉國際加速器來經營新創community,可以理解做B2B,我們沒有,我們直接面對團隊,可以理解做B2C。

TTA是一個國家新創品牌,我們的品牌只是在於推廣我們的會員。新創永遠是主角,我們只是他們的小幫手(希望也是“好”幫手)。

小幫手,如果厲害一點可以叫做特種部隊,做的就是國際連結。

可是說到國際連結,很多政府計畫都在做,那我們跟他們又有什麼差別呢?

我覺得我們就是草根,還有原創。

TSS算是台灣最早的新創計畫,跑了這麼多年,在新創這個國際舞台也算是有點名氣。香港的RISE我們第一年就參加到現在。可是我們知道做比較久是不夠的。我們不是大計畫,我們不能做一些跟大型政府單位的連結,所以我們要做的反而是,跟我們一起在各國長大的ecosytem builder,建立草根的關係。

在亞洲,幾乎每個國家,一開始都是由一群對新創有熱情,還有非常國際化的人來建立一個startup ecosystem。國際化主要是因為亞洲的新創圈是一個big bang approach,突然從零開始建立,所以很多人與物,都是進口,矽谷的影響很大。在許多國家辦活動,日本,韓國,泰國,香港,我們發現他們像TSS在建立新創的核心人物,都是非常國際化,大家都是用英語溝通的。

可是為什麼我說是草根呢?

就是因為我們了解,我們角色不是簽大型的MOU,我們的工作,就是要找到當地真的能幫助新創的人與物。所以我們做法是,當我們每去一個新地方,我們會找當地夥伴一起辦一個證明台灣有能力的新創活動。因為這樣做法,我們才知道誰是真的做事,誰是說說而已。

其實這種做法非常複雜,非常不好做。可是我們堅持,因為我們覺得如果連我們自己都做不到的話,我們怎麼敢跟新創團隊說我們可以幫忙接軌?

因此我們在泰國,日本,韓國,還有越南辦我們自己的新創活動。不只是找一兩個講者的活動,是一整個我們自己規劃,有自己內容,有實力的活動。一個很紮實,很草根的做法。

有了這些人脈資源,我們才可以開始做接軌的工作。可是說到接軌,這不只是講團隊,講投資人,人脈等等,也應該要講到know how。

辦這些活動,連結這些事,我們就是希望把這些國際的know how帶到台灣。可是太多新創的內容,現在只是copy矽谷的做法,沒做到亞洲客製化,更沒有直接帶到我們新的創業家,也就是現在的學生。我們跟所有亞洲的ecosystem builder都認同,我們必須要有我們亞洲的內容,亞洲的deal flow,亞洲的生態圈,新創在亞洲才會有未來,才可以真的跟國際接軌。所以我們積極建立亞洲舞台,更把我們所有學到的內容,獨家的內容客製化,直接輸入到校園。

TTA呢?其實他們很有實力,可是他們處理的對象跟市場和我們根本沒重疊。所以,如其說我們跟TTA有什麼差別,倒不如想像一下,如果我們合併互補,力量會變成多厲害,多完整。

說到合併,整合,這又是另外一個重要的議題。

不少人說台灣新創計畫太多,是需要做整合。我也看到開始有人在推動這個想法,在做POC。

這是我非常不同意的。不同意不是方向,是做法。

很多時候,大家想到整合,其實背後就是殺計畫。這是不對的。第一,現在是推動新創的黃金時間,資源一定要夠多。當我們把整合像成殺計畫,大家只會想如何保護自己的計畫。這樣其實只會讓大家更封閉。這個問題不難看到。就算連合併計畫現在都已經不只一個了。如果合併計畫都不能跟合併計畫合併,那其他怎麼可能呢?

所以我覺得,手段不是合併,是分享。

我們必須要鼓勵/要求各個計畫分享。更多的分享,每個計畫才會發光發亮。台灣現在不是需要一個計畫來進行,而是需要各路人才跟地方資源,利用各個分享的資源,讓每個計畫做得更好。

這就是TSS現在最重要的工作。Ecosystem builder我們已經做了前段工作,而ecosystem builder也不應該只有我們一個。我們需要演變為ecosystem architect,協助台灣新創圈做分享,找出合作機制,再繼續我們在亞洲跟國際舞台的精密和草根的關係,找出真正的接軌的做法。因為草根的東西,才值得分享,才可以用到。

在TSS理解我們只是其中一份子。我們唯一希望做到就是台灣新創有更好的環境。在大家想工作有什麼差別的時候,我們更注重是如何做“好”。 I always tell the team, do something that will make yourself proud because when we all do that, we will make ourselves proud and therefore making Taiwan prou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