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

2013年,新一代香港人第一次看到比較嚴重的警民衝突。

2019年,我們這次又學到什麼呢?

無論是政府或是民間組織,大家打的都是感情牌,為什麼?因為這些衝突本來就不是黑與白的概念,所以多少所謂理性辯論根本沒用。反過來,要把群眾拉到自己這邊,就一定要打感情牌。

感情牌不是沒根據的,也不是誇大,只是它會非常煽情。

好像要推廣反塑膠,講道理永遠贏不過一張照片,一張海龜鼻子裡面插了一支吸管,要醫生很辛苦才可以拿出來。多少海龜有碰到這個問題並不重要,有就好,重點是推廣背後的意識。

好像這次反送中的抗議,兩方面來來去去就是同一招,一邊說年輕示威者很可憐,另外一邊說警方受盡委屈,公義不能彰顯。

無聊。

第一,抗議本來就不可以太和平,因為它就是要製造聲音,甚至乎一些破壞,這樣社會才會有迴響。如果和平抗議真的有用,那不如一百萬人,甚至乎兩百萬人,一起坐在一個無人沙漠,或是各自坐在家(禱告)就好。

第二,抗議本來就是會有機會受傷。這種抗議,雖然站出來是一個一個人,可是呈現它的力量卻是一個虛擬的群體,而這個群體就是要對社會做成一些破壞/影響。可是做破壞就一定會有機會受到制壓。不能說在這群體裡一兩個人做壞事就是個別行為,反過來,在這群體裡一兩個人比較有禮貌卻收到制壓就不合理。這件事難的是,效果是群體,可是受影響/受傷永遠是個體。要怎麼分開,其實沒那麼簡單(這不就是政治的核心嗎?)。

可是兩方面卻很會用這兩點,依據自己喜好,繼續去製作感情牌。

香港人在理解這件事,到底有沒有比六年前進步呢?

最後,希望大家思考一件事。其實這個社會,沒那麼容易達到那種烏托邦的共識。大部份的夫妻都做不到了,不要說一群幾百、幾千萬的人。反過來,我們現在社會看到的現象,其實就是我們大部份人默默認同的事實/共識。比方說如果大家真的這麼討厭某一個媒體,那一起不要看就好了,那家公司沒幾個月就會倒了。

不要太虛偽就好了。

還有,現在的政治,就好像以前宗教還很有影響力的年代一樣。還記得我小時候看新聞就會常看到愛爾蘭有炸彈事件。到現在比較多人明白,我們的生命不(一定)是靠著“神”去活的,哪裡來力氣去炸?天主教和基督教?不就是一樣的東西嗎?

什麼政黨什麼政黨,不就是一樣的東西嗎?

無料無聊無希望才會迷信,迷信宗教,迷信政治。

我希望有一天大家可以明白,其實我們真的不要那麼在意“選擇”算來管治我們,因為這不是什麼選擇。Churchill那句話是錯的,在所有差的事情裡面挑一個比較好的其實不代表是選擇,是好事。比方說有一個人快要把你殺死,他問你,你要我的刀從你右邊砍下去還是從左邊?大家覺得這是一個“真”的選擇嗎?就好像如果當時候奴隸可以挑主人一樣,結果其實沒有差。

以前是教會,現在是政黨,我們需要有一天跑出去這個洞。以現在科技,我們其實不用太依賴政黨,這才是重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