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問

我老婆常常會問我,“為什麼你這麼愛唸書啦?” 我每次回答都是,“我沒有啊”。 然後我老婆只會給我一個不想再聊下去的眼神。

單一產品

新創這一兩年有蠻大的改變,從大家都愛說的“平台”(通常都非常niche);隨便蓋一個App做growth hacking;大多數是toC的市場,到現在說的什麼Deep Tech;跟產業連結;toB的市場(每次一些專家說toC跟toB的時候,我都好想問,你們覺得Slack是那一種呢?)。這些改變,讓大家本來很怕的硬體新創又創造了新的機遇。 今天想想這件事。

檢討

怎麼說也是一個decade的最後一個月,是時候自我檢討一下。自我檢討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為不只是要問自己怎麼看自己,而是要想自己如何想/看/想看到別人如何想/看/想看到自己(一直如此類推)。就好像前幾天我在照鏡子的時候突然發現,神經啊,我老婆原來是要天天看著我這個長相的人(好了,先不要討論其他個性的問題等等)– note 1。

Milton Friedman and our world now

Recently I have stumbled upon some YouTube videos on Milton Friedman, a famous American economist who received a Nobel prize on economics. Generally, I don’t put too much weight on Nobel prizes because I believe it’s a highly convoluted system with a lot of inside dealings (especially peace prizes). But Professor Friedman is truly different.…

新創大趨勢

新創熱潮從大概十年前在亞洲各地開始發展,到今天已經有很大的改變。到底未來會怎樣?從世界上最大的accelerators/單位來看看,應該會給我們不錯的啟示。